林格阿貝爾閉嘴

日常和游戏。

这两天在看《基督山伯爵》。

记得最后一条围脖说的是打算逃离网文一段时间,去读读1984原文吧。

结果怎么就拿起了爽文鼻祖呢。

不过真的好看,真的爽。

《基督山恩仇记》这个译名就很爽了。

想起了小时候上过一个兴趣班,文学名著鉴赏与写作。两个小时的课程,一个小时都是老师在台上讲文学名著,跟说书似的,特别好听,做笔记也就写一写对小学生而言还很遥远的外国人名字(《百年孤独》的笔记最长233)。剩下半个小时老师进行鉴赏,记得最牢的一个词是批判现实主义,潜移默化中学到了一点分析文学作品的方法论,可能现在还在用。还有半小时写作?回忆半天也想不起来这堂课上写过什么了,对不起我的老师。这个班人数很少,和隔壁的正统写作班没法比,但是我很喜欢。那一年的周六上午总是痛苦不已的奥数课,下午就是最开心的这堂文学名著鉴赏与写作,放学后拐去书店,如果喜欢课上讲的名著就买回家看,如果不是就翻翻武侠言情啥的。啊,美好的童年。

把《基督山伯爵》从书柜中找出来的时候就在想,我看过这本吗?应该看过吧,小时候的我很乖的,看完一本书才买下一本,哪像现在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。就算没看过剧情也记得比较清楚,老师讲得特别有趣,还想听他说书。

评论
©林格阿貝爾閉嘴 | Powered by LOFTER